欢迎光大用户投稿,投稿地址TG@SANWENGE.COM 也可以通过QQ与我们联系。

走过那一个拐角

我从那儿拐出来,瞳孔磨蹭了一会儿才适应了光亮,油锅里的肉滋滋作响,香味钻入鼻中,惹得口水荡漾。开水倾入壶中,壶里壶外的水流碰撞,混着炊烟袅袅,久久地,吟唱着自己的歌谣 手中紧紧握着班牌的杆,手指上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仔细些看,因用力而有些

我从那儿拐出来,瞳孔磨蹭了一会儿才适应了光亮,油锅里的肉“滋滋”作响,香味钻入鼻中,惹得口水荡漾。开水倾入壶中,壶里壶外的水流碰撞,混着炊烟袅袅,久久地,吟唱着自己的歌谣……

手中紧紧握着班牌的杆,手指上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仔细些看,因用力而有些发白的关节上仿佛噙着眼泪。班牌上“六三班”三个大字死死遮着我的脸。“考得怎么样?”爷爷问:笑着卸下我的书包,复又背在自己肩上。“书包都该自己背啦!”老师的话在身边嗡嗡作响,大脑还没回应,数学题昂然踏过,好不容易扯开的思绪又聚拢来。

“怎么样?”爷爷再次发问。

我向前走去。

“噢。”爷爷知道了答案。

一路无语,刚下过雨的天上还升不起太阳,似一层无形的雾霭笼在心头,青石板的凹凼中还留着滩滩积水,平日里,我踮着脚轻轻松松地跃过它,今日它却如一汪泪眼只得让人悲悲戚戚沉沉迈过。抬眼望去灰扑扑的老墙上,新的小广告在旧的痕迹上重新生长,乱七八糟!那道做不出数学题狠狠地撕扯着思绪好似脑海中住着个孙悟空,用金箍棒在其中大肆翻搅。后悔,自责,失望,愤怒,一齐袭来。只道终于到了家里,直冲屋内,关门上锁,其余一切恍若不闻。

屋里是黑的,黑暗紧紧笼着我,我喜欢这黑暗,没有光,没有人会发现,会刺穿我的。我感受到,我的六年级没有圆满地拉上帷幕,而是顷刻之间崩塌。我没有哭,我享受不到泪水淌过脸底的快感,只是烦躁,好像沉闷的天气下渴望一场大汗淋漓来洗去身上的黏 稠。黑暗中的我的确摆脱了那题被我久久凝望却只可在一旁焦急徘徊的数学题,但涌出的,则是心中黑暗的一切。讨厌的那个人,心中那份幼稚而狂妄的嫉妒,在心里对妈妈的顶撞,甚至是食堂里那只没洗干净的碗,地上总会冒出的一口脏兮兮的痰……我似乎陷入了一场黑暗之间的较量,我渴望发泄心中的委屈与悲愤,却将自己推向了一个自己最为厌恶的角落,我想走出去!

門外,奶奶小心翼翼地绚问爷爷我的反常,故意压低的声音却更为响亮地钻进我的耳朵。“没事,烧饭去吧!”爷爷将背往后靠了靠,年迈的藤椅发出一声喘息。我突然渴望出去,去看看,我想从那儿拐出去,院子里,或许有今年的新燕叽叽喳喳。

我从那儿拐出来,瞳孔磨蹭了一会儿才适应了光亮,油锅里的肉“滋滋”作响,香味钻入鼻中,惹得口水荡漾,开水倾入壶中,壶里壶外的水流碰撞,混着炊烟袅袅,久久地,吟唱着自己的歌谣……雨后的太阳已经升起,心头的雾霭已经消散,生活中的跌跌绊绊就如烧水做饭,平平凡凡。

走过那一个拐角,体验一番激流勇进后面朝大海春暧花开,享受挫折之后的奋斗或是趋于平凡。心灵的那个拐角,教我如何以自我批评到自我原谅。 那个拐角之外,是一片开阔与释然,令人大感雨雪霏霏到杨枊依依之快。那个拐角之外,亦是一份炊烟随风而散的坦然。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