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大用户投稿,投稿地址TG@SANWENGE.COM 也可以通过QQ与我们联系。

他和她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他,是一个优秀的男生。 她,是一个同样优秀的女生,但比他还要稍微差一点。 她六年级的时候,上兴趣班,听到几个好友不知在聊什么开心的事,她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他,是一个优秀的男生。

  她,是一个同样优秀的女生,但比他还要稍微差一点。

  她六年级的时候,上兴趣班,听到几个好友不知在聊什么开心的事,她好奇的去问,其中一个说:“沫啊,我跟你说,我们班有个‘猴子‘,他昨天给希表白了……”大家笑,听到好友的趣事,她也跟着笑。

  “前天他上课时又给希写小纸条……”

  “那个‘猴子‘又给希写情书了……”

  “哎,他那天又给希表白了……”

  从那之后,她经常听到这样的话。每当这时,希总会“一脸娇羞”的说:“没有!沫你可千万别听她们胡说。”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大家还是笑作一团。

  后来有一天,她偶然又从她们的口中得知,那个“猴子”——也就是他——的真实姓名——

  宇。

  一年后,她上初中了,恰巧与希和他在同一班级。她认识了他,心想:原来这就是喜欢希的那个人啊。

  初一时,他的成绩中等,是个不起眼的位置,而她,一直是名列前茅。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

  一个学期后。

  成绩依旧是那个成绩,但她已经不再是上学期的那个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目光会时不时的聚集在他的身上;再出了成绩时,她会在成绩单上下意识的寻找他的名字;她想到他时,嘴角会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她会期待与他的每一次相遇,即使并不说话;她的脑海里,也想象出了无数和他有关的事情,无数和他共同过完的

  开学没多久,班里调位,她被安排与他同桌。

  听到这个消息,她心里有点窃喜。但是他似乎并不想和她同桌。

  应该比较明显吧,可以看出来。

  他不想和她做同桌是有原因的,她似乎比较喜欢摸男生的头发,感觉手感很好,他是怕被摸头。

  打那时起,她上课时会以“看他做的题的答案”,说白了就是对答案——为理由去凑近他。他的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会让她感到莫名的轻松。

  当然,他也没有逃过被她摸头的“噩运”。

  比起其他的男生,她似乎更喜欢摸他的头发,别人只当她觉得他的头发手感最好,但是那只是应付别人的说辞。只有她知道为什么。

  有一天,她又摸他的头发。

  他抓住她的胳膊,问她:“你就这么喜欢摸我头?”

  她回答道:“我不是喜欢摸你的头……”她抿了抿唇,还有一句她没有说出来——我是喜欢你。

  是的,她喜欢他,喜欢了很久了。她也终于明白了以前那些事情的缘由——一切都是因为她喜欢他。

  又过了一个学期,又要调位。

  听说要调位,他似乎他高兴,因为终于不用被她摸头了。看到他的笑,她有片刻的失神,但是同样也有些失落。

  调位之后,她和他的交集更少了,如果没有事,他不会来找她,她也不会来找他,因为她不想让别人,也不想让他知道她的心思。

  但是谁也没有发现,每次放学的时候,她都会默默地看着前面——前面十米到二十米的地方——有他。

  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默默地走在他的身后,一天又一天。

  或许他可以看出来,或许他不知道,茫茫人海中,有她,默默地喜欢着他。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