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大用户投稿,投稿地址TG@SANWENGE.COM 也可以通过QQ与我们联系。

歌罢少年游,再做花间舞

还是想写点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送给自己刚刚离去的二十一岁,和正在开始的二十二岁。大概是凉的。 它像一把寒气袭人的刀,刀锋尖拔,斩断爱恨姻缘,凌迟念念不忘;它像一汪冰凉蚀骨的水

  
        还是想写点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送给自己刚刚离去的二十一岁,和正在开始的二十二岁。大概是凉的。
  它像一把寒气袭人的刀,刀锋尖拔,斩断爱恨姻缘,凌迟念念不忘;它像一汪冰凉蚀骨的水,无情,淹没是非因果,冲走情长。
  我是在立冬的那天出生的,说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雪。我一直爱雪。爱它的纯与净,冷与艳,爱它不浮夸,不张扬,爱它孑孑独行,超凡脱俗。
  我一直自己会成为雪一样的,细腻素净,内外澄澈,我也相信自己会成为这样的女子,不畏寒冷风蚀,可以化作夺目晶莹的冰晶,在斑驳生动的里,在旖旎潋滟的中,越发坚毅,越发妩媚。
  
  (一)属于咱俩的日子
  农历九月二十二,对咱俩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那天很冷,有大片的穿过云层簌簌飘落,而,我相信霏霏白雪是真正绝艳的色调和风姿。我一直以为是注定的,很奇妙,就好像那一天,它降临到我们之间,将我们彼此串联在一起。从此,你成了一位母亲,将我带到这个斑斓的尘世。
  我们在冰天雪地的相互取暖,我们一起在这茫茫浮世修炼。你扶着我走了许多路,过了很多桥,许多人,看过许多。
  你指引我从一页白纸,慢慢为一本书,翻开时,还写着我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幼年;轻狂执拗,倔强鲁莽的少年;以及现在内心沉静,懂得收敛的青年。
  我结结实实坦坦然然地接受着你给予我的全部。我们都是太感性的人,许多话,譬如,因为太直白,反而藏得更深了。
  暑假咱们和还有朋友家的哥哥出去玩,回来时你跟我说:像你哥哥那样多有福气,可以生在那样的……还是想跟你说,我并不羡慕别人,现在的我,真的真的很,也真的真的很。已经将最好的东西馈赠于我,我并且知足。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路要走,每条路上都会有独特的风景,不必羡慕别人的路有多宽多广,我只会在属于自己的这条路上全力以赴,将给予我的辛甘酸苦,历练成一道独特的风情,有鸟吟,有花香,有蝉鸣,有。
  
  (二)锦瑟流年后,旧物也倾城
  白居易说:“老来多健忘,唯不忘”。
  我一直以为怀旧是一件令人恐慌的事情,是谁说过,当开始怀旧的时候,他就已经老了。
  老态龙钟疾未平,更堪俗事败幽情。
  老,真是一个既厚重又残酷的字。
  很庆幸,自己还年轻。
  可是人总有变老的一天,从眼角生出第一条皱纹,到牙齿全部掉光,再到衰退——没有哪个人不怕变老,只要人活着,就一定少不了害怕。
  ——这就是,它太瘦太薄,太无情太残忍,总是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指缝中溜走,却无能为力。在时光中慢慢修炼,逐渐学会了坦然面对缘起缘灭的时光更替。
  哦,我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看了许多风景,蓦然回首,却发现凝固在时光深处的风物依旧那样生动诱人,本色不变。
  手风琴,依旧是黑色的,多了些磨损的痕迹。过了这么多年,反而更爱了。以前总觉得它蠢蠢的,笨笨的,可是如今,它于我而言更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它安静地聆听着我的喜怒悲欢,陪我享受那些属于我的安详的寂寞的时光。
  旧日志,的亦或是明媚的。我把自己的那些泛滥的,的心事通通给了。在这个里,我放纵的倾诉我眼中的滚滚红尘,感慨它的聚散无常,烈与艳,薄与凉,欢愉和惆怅。
  
  (三)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我还是从前的那个我,依然洁身自好,素着我的素,朴着我的朴,放纵着我的放纵,迷恋着我的迷恋。我又不是从前的那个我,我比从前更爱自己,理所当然的蜕变,浩浩荡荡的靓丽,堂而皇之的自恋,不张扬的艳,不浮夸的媚。
  歌罢少年游,再做花间舞。
  ——我相信,最好的时光一定还在路上。
  还有许多桥未过,还有许多路没走,还有许多梦没做,还会遇见许多遇见,还会经历许多经历。
  我不要去做温室中的,我更希望成为一株野蔷薇,真真的,痴痴的,不怕风吹,不畏雨打,肆意妖娆,孤芳自赏。
  不张扬,不抱怨,爱恨分明,处事泰然,我在自己的世界痴迷的神魂颠倒忘乎所以。
  谢谢陪我一起走过的人,谢谢生命给予我的喜怒悲欢,我相信前方的路会更好,我也会让前方的路变得更好。总有一天,会有一场灿若繁花的降临到我身上,和一个有缘人,不早也不晚,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
  快乐!二十二岁的自己,一切都好!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